生前信托

都说律师这个行当挣钱多,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想着参加个免费的Workshop,就能拿到这么大的折扣,不错啊。鉴于两千多还是挺多的,扭头问老婆:“怎么样?要不要弄?”

事后回忆,当时有点希望老婆说不的。

生前信托(living trust),对我来说是个新鲜事物,最初是在新闻里看到高通的CEO和CFO把股票放到family trust里面,很好奇。正好收到邮件,Vanguard Legal Group有个免费的讲座,决定去听听。Vanguard嘛,肯定不会坑我的吧。

进门后觉得有点怪,屋里全是——按照老炮儿的说法——“年过半百的老人”。大概二十人左右,挤在一个酒店的小会议室里,场面没有想象的大。律师讲演水平不错,把生前信托的前因后果讲得很清楚,两个小时一晃儿就过去了,还顺带吹嘘了一下:

  • 加州做生前信托最大的律师事务所
  • 一口价,不计时
  • 咨询不收费,做事收费
  • 价格便宜
  • 做出最终决定前,随时退出,全额退款

事后反思,也许关于生前信托的内容属实,但是生意经有夸大的嫌疑(最后一条除外)。然而冲动是魔鬼,加上Vanguard的名头和全额退款的承诺,讲座结束后,毅然支付$1200定金,并预约了跟律师单独见面的时间。

回家后,老婆表示没听懂,连珠炮似地提问。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两人达成一致,事情要办,价格再议。

老婆找到Nolo和Legal Zoom,发现自己弄便宜很多。我也搜索了一下,当时就震惊了!这个Vanguard Legal Group跟我买IRA的Vanguard一点关系都没有!怒了,遂取消预约,要回定金。

真是成也Vanguard,败也Vanguar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