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children alone

在教师节的第二天,我读到了以下让我怒发冲冠的新闻

李阳回应数百中学生跪下给疯狂英语老师磕头(图)
李阳再次回应“数百中学生跪谢疯狂英语”(图)

之后,我又读了徐小平老师非常深刻的评论

让学生下跪磕头是对教育核心价值的践踏和亵渎
给李阳合作者彭成老师的一封信

但我不得不说,徐老师,你太客气了。以下是我对李阳在此次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劣根性彻底地鞭挞与唾弃。

作为教师,向孩子下黑手,是极其肮脏和龌龊的,应该受到严厉地惩罚。见邹恒甫:钱权色学四位一体是会导致中国学术灭亡的中的第7、8条。而对孩子的精神下黑手,远远比对孩子的肉体下黑手更令人发指,其危害更甚。作为一名教师,其自豪感绝不应该来自于让多少孩子拜倒在自己脚下,而应该出自帮助多少孩子成为堂堂正正的人,教技能在其次,教做人才是首位。这一点,徐老师讲得比我深刻得多,也透彻得多。

孩子是天真的,缺乏哪怕一点点保护自己的能力。作为早已被社会磨出老茧的成年人,根本没有资格教孩子怎样敞开心扉,唯一能做的,就是教他们怎么自我保护。偏偏有些人坏了良心,居然利用孩子的弱点,玩起了成人的把戏。

李阳和徐老师都提到了感恩,我也来说说我的观点。我是不赞成感恩教育这种提法的。感恩感恩,有感于恩;教出来的感恩,还算是有感而发吗?特别是当感恩的对象已经限制到“老师”时,恐怕已经不是感恩,而是感人了吧,有没有恩,管它呢?!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把上了那么几堂课就当成了恩,否则逃课岂非成了逃恩,看来这恩,还非受不可了?!对于那些成天想着别人对自己感恩的人,我想说:“你太自恋了!”教师,更多的是一种职业,而将一种职业推上神坛有百害而无一利。任何职业都不会天然地孕育出职业精神,我相信敬业的程序员绝不比敬业的教师少,我不相信一个残缺的人性会因为改变职业而得到瞬间的升华。感恩,有恩于前,才可能有感于后,当感恩也可以索取的时候,所谓的恩,岂非早已赤裸裸地沦为交换的筹码,更何况交换的对象是分不清是恩还是筹码的孩子们!

如果不是李阳愚蠢地选择了磕头这种方式,我也不会如此激烈地表达自己的反感。不知道大家如何看待李阳,我知道他以教英语口语见长,但是每当我看到这个名字,第一个想到的词是煽动性。一个具有煽动性的人,必定是个聪明人,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磕头,是一项早已被废弃的“礼仪”,甚至可以说被唾弃。李阳居然企图在如此情形下将其借尸还魂,可见其内心必定拥有某种难以遏制的东西,必须通过如此极端的方式才能得到表达,或者说得到认可。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李阳,他从事这一行业,并非出自对教育或者英语本身的热爱,而是陶醉于通过其精心设计的煽动性言论,骗来受众的顶礼膜拜。但是,我要说,通常由煽动性言论引起的感情都是短暂的,而受骗(甚至是被利用)的经历恐怕没齿难忘。因此,自上而下的尊师重教总是没什么效果,恐怕像李阳这样的心态和行为要负很大责任。

昏官草菅人命,庸医杀人;心灵扭曲的教师摧残人性,还是大批量的。我想还是先不要考虑对老师感恩的问题,而是讨论如何对其实行监督。如果我们能走进孩子的心灵,也许发现老师的形象是只手遮天?!或者,无法无天?!

下面稍微跑点题。我对一个在中国教英语的人能受到如此地吹捧感到困惑不解,我感觉,在某种层次上,这是一种比孩子叩拜老师更让人担忧的社会现象。我非常欣赏新东方对待英语的态度,在那里,英语被认为是阻碍中国人获得成功的绊脚石;而在新东方之外,英语更多的被当作通向“成功”人生的捷径。看似几字之差实乃天壤之别,新东方在传授英语知识的同时,还教你怎样做人,这恐怕也是中国所有教育机构里面做得最好的。在世界观人生观上的缺失,是其它培训机构、教育机构与新东方最大的差别,也是李阳和疯狂英语之流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新东方的高度的根本原因。

最后,我想对那些企图或正在对孩子下黑手的人说:“求求你,放过孩子们吧!”

2 thoughts on “Leave children alone

  1. 匿名 says:

    我大学在杭州听过李阳的演讲,说实话感觉这个人确实不太尊重别人,自以为高人一等了,比别人都要聪明,这点可能是成功人士的通病。
    这种就是性格缺陷!同是逆境中出来的,俞明洪就比他宽厚多了,所以新东方比疯狂要有深度,也能办得久。
    李阳出名得早,但是其实疯狂以后的发展势头不怎么样。因为他只有疯狂的方法,没有思想!
    老俞能让下属嘲笑他,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在新东方也许上课不如别的老师,但是他就像刘备,能容忍,能用人,能识人。而且每个嘲笑俞的人其实内心都很敬重他的。
    李阳不行,他这么多年除了自己没有别的疯狂老师了,他不是个能容人的人,他太强势了,所以徐筱平说得对,他这样会被时代抛弃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