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30, 2006

Desktop effects on fedora core 6

升级到Fedora Core 6最大的动力是compiz。一共试了3台电脑,ATI和Intel的显卡都可以,NVidia的显卡不行,配X Window一直是外行,所以也没有做更深入的尝试。

Xgl/compiz刚出来的时候我就看过那个著名的视频,还玩过一个支持该特效的LiveCD。立方桌面是个很有趣的想法,抖动的窗口也很好玩;而透明窗口和窗口平铺功能则非常有用。比如,按照一个窗口的内容往另一个窗口里输入有时候会很麻烦,总是想着怎样在有限的桌面上摆放两个窗口。有了透明窗口就方便多了,只需按住Alt键然后向下滚动鼠标滚轮,就可以看到下面一个窗口的内容!同样,按Pause键平铺桌面上所有窗口,有利于寻找特定窗口,这很像firefox的一个扩展——showcase

想拥有这样的桌面特效很简单,只需安装compiz包就可以了:

$ su -c 'yum install compiz'

然后点击菜单“系统=>首选项=>Desktop Effects”,再点击弹出对话框上的按钮,如果足够幸运的话,立刻就可以玩了,甚至不需要重新登录。

像孩子一样去玩耍吧,至少我就是这样。:-)

十月 25, 2006

Implicit Type Conversion in Perl

下面的程序把类型为Person的对象隐式转换为字符串和整数。

#!/usr/bin/perl

package Person;
use overload '0+' => \&age, # convert type to integer
   '""' => \&name,           # convert type to string
   fallback => 1;            # make ($p - $a) possible

sub new {
   my ($this, $name, $age) = @_;
   my $class = ref($this) || $this;
   my $self = { name => $name, age => $age };
   bless $self, $class;
   return $self;
}

sub name {
   my $self = shift;
   return $self->{name};
}

sub age {
   my $self = shift;
   return $self->{age};
}

package main;

$p = Person->new("Old Brother", 20);
print $p->name, " is ", $p->age, " years old.\n";
$a = Person->new("Young Sister", 8);
print $a->name, " is ", $a->age, " years old.\n";
print $p, " is ", $p - $a, " year older than ", $a, ".\n";

overload的详细信息参见perldoc overload

十月 20, 2006

depart

自从搭上去Marvell的末班车以来,我们的日子有点不好过了。虽然留下的同事仍然以半羡慕半嫉妒的语气和我们调侃着,但是,我们的“官员们”却在不断地给我们的交接工作,甚至是以后到Marvell的开发工作制造麻烦。当然,Intel是企业,不存在什么官员,但是在这里,“官员”这个词所能体现出来的内涵却远远比“经理”、“老板”要丰富得多,也准确得多。

从我们程序员的角度来看,带走程序源代码、测试脚本、测试用例、bug记录以及设计文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在距离11月1日大限还有10天的时候,这一切还是不确定的,最糟糕的情况是除了编译器外,其它软件只能带走可执行程序,连源代码都不能带走。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Intel早已确定完全退出相关领域时,我们的“官员们”仍然企图留下尽可能多的东西,给他们昔日的同事或下属制造尽可能多的麻烦。俗话说“好聚好散”,目前的情形却让人有点伤心。

这次Intel的裁员计划,来源于一次全公司范围内的效率问题调查。现在看来,仍然是形式大于内容。每次谈到交接手续问题,我都会联想到古代一个大家庭分家的情形,那真是一个木块,一个碎瓦片都不放过,即使明知道一点用都没有。市井小民这么做倒也罢了,而那些拿着高的不可能再高的薪水的头头们,怎么也会如此呢?即使这次没有被卖掉,也没有被裁掉,可是跟着这样的老板,还谈什么做事,谈什么效率?!

其实,在Intel工作最幸福的时光,就是被老板忽视的时候,那感觉,就像在天堂……

十月 18, 2006

chm viewer on linux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程序员都喜欢攒电子书,反正我手上有一堆,不过用上linux后,看chm文件成了问题,最开始的时候在网上找到一个程序叫chmsee,可惜有些文件里面的图片打不开,而且每次libgtkhtml升级的时候都要重新编译一遍。后来同事推荐了xchm,感觉还不错,手头的chm文件都能很好处理,不过用了没多长时间,发现有一个firefox的扩展——CHM Reader,而且是只能在linux上用的。

从那以后,我就只用CHM Reader了,因为我喜欢大号字,在firefox里面放大字体很方便,而且可以使用Google工具条带的翻译功能。

十月 11, 2006

my second job is coming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昨天下午1:30组里开会通知,今天上午10点开大会回答疑问,下午4点讲解薪资补偿细节,明天上午发offer。事情发生的如此之快让人有点回不过神来。就这样,我们组也将被出售给Marvell,11月1日,我将与Intel脱离一切关系,转而成为Marvell的员工。Marvell,网上一般译为迈威尔,我们则称其为马维尔,它曾在不久前出资6亿美金购买了Intel的手持设备部门,现在,我们也成为这次交易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笔交易,我(包括许多其他同事)还对Marvell一无所知,现在,四处打听,获得了一点信息,但是它的内部工作氛围是什么样子,还心中无数。

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让人不免有点兴奋,有些憧憬。回想起在Intel的三年半时光,都还历历在目,仿彿在西湖边杭州饭店面试就发生在昨天。如果这次不是整个组都被卖过去,我可能会更加留恋,更难抉择。

明年1月之前,我们会暂时回到世贸商城上班,之后就去张江,正好圆了我浦东租房之梦。全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