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

除了冬天的毛线帽,儿子不肯戴任何帽子,包括给幼儿洗头时挡水用的帽子。

他还不肯洗头。

经过几次对峙,我们终于放弃了给儿子用洗发水洗头,只用湿毛巾擦一擦。

帽子蜕化成了一种武器,每当看到儿子养成一个坏习惯,便对他说:“你要是再如何如何,就给你戴帽子了。”儿子嘴上反抗:“不要戴帽子,不要戴帽子!”但是真得就不敢再做了。

比如有一段他老是要喝洗澡水,嘴上还叨咕着:“我要喝脏水。”就像跟我们示威似的。

我们端出帽子这个武器,儿子就不敢喝了,于是每次洗澡的时候只好说:“给妈妈喝脏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