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t Another IME

这不是一篇关于谷歌输入法的帖子,但我会从它说起。

并非以码汉字为业,所以对输入法的要求不高,Linux上用SCIM,Windows上用紫光;输入多以词为单位,甚至单个字。没有尝试后来的搜狗和谷歌输入法,但有所耳闻,前者被斥为流氓,后者被指责抄袭。真相如何留给众人评说,但在吵吵闹闹之中,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尤其是谷歌输入法这次。

以前也见过一些人自称是google的“粉丝”,以为只是借用其意,表明自己对该公司产品的喜爱。目睹了此次谷歌输入法之争,感觉此“粉丝”与娱乐业的“粉丝”简直如出一辙,记得以前有人戏称IT记者多是娱记转行过来的,我看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怕也是从娱乐业转型过来的吧?!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自称“谷歌的粉丝”为谷歌输入法抄袭做辩护时,那些批判他们的人,正是自称是“Google的粉丝”而不是“谷歌的粉丝”的人。典型的五十步笑百步。我不得不承认,将Google和谷歌割裂开来极具创意,其神韵堪比“日本帝国主义的滔天罪行不应该由无辜的日本人民来承担”这样的言论。然而,谷歌走到今天这般地步,不仅Google总部脱不了干系,那些自称粉丝的人更是罪魁祸首。一方水土养就一方人民,浮躁的中国网民孕育出浮躁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氛围,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公司,无论土生土长还是来自海外,恐怕都难逃浮躁。在我们一次次哀叹国外巨头水土不服时,有没有想过我们自己才是在核辐射环境下长出的怪胎呢?!

我喜欢Google这家公司,使用多种Google的产品;我不满谷歌,感觉李开复不能胜任他的位子;我羡慕那些天之骄子,刚毕业就能拿到18万年薪(据传);我嫉妒Googler,有那么多好项目,以及20%的自由;我眼馋免费、美味的工作餐,和众多眩目的福利。我也一度为Google神魂颠倒,几乎成为它的粉丝,然而终于没有迈出最后一步,之后便渐行渐远,乃至在心目中Google彻底褪去了光环。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因为自称Google的粉丝便真的高人一等,也不会因为使用Google的产品而能力倍增,不想通过对Google如数家珍来展示自己的博学,更不愿幻想自己同Google拉上关系就不再是个小人物。总之,我不想拥有任何粉丝的感受,并极力避免产生这些感受的心理根源。我,是一名程序员,我的理想是写出一两个好程序。

英特尔来到中国已经10年了,其在中国的研发机构仍不敢说能对中国市场做出多大贡献,产生多大影响。Google凭什么就能做到?Google的粉丝们曾经期待着谷歌是Google在中国的瞬间完美复制(如同科幻小说里描绘的那样),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等着谷歌推出一个又一个创新到无以复加的产品供他们使用,又或者供他们谈论,以显示……

太难了,谷歌不可能做到。让我们透过耀眼的光环,看看里面工作的人们。他们是刚刚毕业的新人,对于“职业”的理解还有待加强;他们也许曾经管理过几百台服务器,然而Google的服务器数量却是天文数字;他们也许参与过多个项目的开发,但从零开始还是第一次。而Google里可谓明星云集,有些甚至是著名开源项目的创立者,具有几十年的从业经验。怎么比啊?难道那些优秀的软件不是多年经验的沉淀,不是一行一行代码敲进去,而用嘴吹出来的吗?我真心的希望谷歌10年内不要单独推出任何产品,把那些“中国的希望”分散到各个项目中去,向大师们学习,从给他们打下手作学徒开始,踏踏实实把人家的本领学到手,切忌沽名钓誉!项目撤了不要紧、公司倒了也不要紧,关键是要培养出人才。有了人才,优秀的产品便不再是幻想,至于开发这些产品的人是在Google还是在哪里,已经不重要了。

Google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珍惜吧!

3 thoughts on “Yet Another IME

  1. 匿名 says:

    我跟风一样的试用了谷歌拼音,其实一个输入法能有什么创意呢?自己多用,词库自然复合自己的习惯了。互联网上的词汇再多,算法再复杂,一个人也不可能用到全部。所谓与搜索联系起来的确有些浮夸。无论是sogou拼音,还是谷歌拼音,都是小程序,对于现在的计算机,也体会不出什么性能上的差别,都一样了。呵呵,我除了用gmail,blogspot外,没用其他的产品了。这个拼音还是留下吧,毕竟样子还不错。。。

  2. 我必需承认我就是你说的Google fans中的一个,而且还犯了谷歌fans的毛病。
    确实是太喜欢Google这个公司了,用着它的产品觉得非常爽。甚至希望它成为神来搭救我们一样…
    你的这篇文章给我不小震撼或者说是惊醒,谢谢。
    PS:以前看你在CSDN的blog就喜欢你写的东西,特别是很有兴趣去开始学习编程,你的《工作两周年纪念文章》系列我看了也很受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