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的傲慢

“口误”事件:最要不得的是傲慢 | 博客中国:

平心而论,顾校长认不出篆体的“侉”字,一点也不奇怪。他是学物理的出身。漫说他是搞理工的,钱钟书、吴晗这样搞文史的人也一样有认不出字和说错话的时候。不要动辄拿清华当年如何如何与今天相比。当年,钱钟书数学不及格、吴晗数学零分照样上清华,现在他们再考清华试试!总分那么低,一边凉快去。有个蒋老师想复古,提倡中小学生读四书五经,殊不知学生专读四书五经的时代,他们是不必学数理化与生物的。

顾校长之错就错在他出席那么重要的场合,代表学校与大陆学界送人家礼物,居然不肯礼贤下士先预习一下“功课”。这当然不能用校务繁忙或精力不济之类辞令来解释。用句不中听的俗语说,就是“吊儿郎当惯了”。

记得在《南方人物周刊》今年第8期上读到清华教授陈丹青的专访,其中有几句话令我心灵震撼。他说:“一次是2002年清华贺书记听取清华人文艺术学院工作意见,后一次是去年新任顾校长听取党外人士意见。我记得在场领导和其他教师都很礼貌地倾听,没有人接话、附和、回应。我从未天真到期待回应,只是说出来,就像对着空屋子讲话。我没听说,也不认为这类意见会上达教育部……今天还没出现这样一个空间:你假定某个部长期待知道哪项政策有问题,然后你告诉他,他会着手想办法改变,不,至少在教育问题上我看不见这样的可能。”

netcasper:大概官大了都这样,我们公司所谓的open forum,大领导们都是只带一张嘴就好了,从来不见follow up。开始的时候英语不好,没勇气问问题,等后来听多了看多了,也就懒得问了,反正总是没有下文。不过为了防止大脑痴呆,还是坚持在私底下想一些自认为很尖锐的问题或者很有建设性的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